查看完整版本: [-- 我还活着,CD也还活着,不知道是什么死了,似乎这里死了 --]

NEKOYA论坛 -> 中央观测湖(水区) -> 我还活着,CD也还活着,不知道是什么死了,似乎这里死了 [打印本页] 登录 -> 注册 -> 回复主题 -> 发表主题

风灵卡真 2016-05-11 04:48
犹豫了半天还是从原来自己空间上的文章跳转地址,跳转CD现在的域名,跳转到登录界面。
还是那个名字那个密码。
今年到底是哪一年,曾经大概是哪一年?
(实际上参加的第一次是第五届也就是2010年中考之前,放完春假的那一次,赶上了A站的烂苹果风潮和电磁炮)
(现在是2016年,我拿起笔的第二年)
记不得了。
(说了一堆谎话)
只记得在这个被强行调快了一个小时时差的地方有时候天还没亮,有时候过了一夜烈日当头,有时候却是日过三竿,偏向西斜。
(是,最开始是莫名其妙就去了科技馆,还是大概首日,排了一会儿队;后来不知为啥喜欢上了深夜,虽然最晚就3点钟过去排,然后参了一次苦力,高考完了那时候,然后,似乎是错过了下一次的报名就再也没管过了,然后就是睡大觉)
印象中的CD随时挤满了人,排队口的长龙绕着扭曲着,然后是逃避这长龙,两三年都是懒觉睡到下午。
(不过排队人多确实是的,一直印象是这样的,因为一直没有产出所以基本上没在前一日布过展,废物如我)
包里从放了孤零零的一两个本,到装不下的一堆纸袋,再到一张薄薄的苦力证,再到一两个本。
(特别是第5届,身上就带了200块,破纪录一次大概是9左右,12那次感觉过于混乱,现在嘛……可能是东方厨力变高了都在买日版碟(笑))
都变了,都没变。
(对,每年都有新的萌二,每年都有新来的萌二,但是萌二购买力……啊反正我没做过调查了
至于说进步飞快的各位,我这个吊车尾还真的是对不起啊)
森林一样,去年的森林和今年的森林一样,看上去的话。此处的森林和彼处的森林也一样,四面八方。
我像候鸟一样往返在城市和场馆之间,短暂的名为1~2天的迁徙。
(本质上还是那样,中间波折很多,瞎操了很多不应该操的心,什么该做的事也没做)
杀死回忆病和从前的我,尸体是自己立下的许多还没能完成的誓言。大概是天邪鬼的一种,演哑剧的那个。热心之物换了一批一批,然而集散地和起点还是那样。是什么呢?死掉的归属感?死掉的优越感?死掉的责任感?死掉的虚妄。
(作为新事物的同人。作为一个圈子存在的同人。作为一个一点都不高贵的同人。都是虚妄不是嘛)
买到了新的东西。买到了流行的东西。似乎买不到什么东西。发现还能买自己喜欢的东西。发现自己也可以……
(我还有这支笔,虽然是500块的辣鸡板子的)
对不起许多人,谈了很多话,做了很多设想,写了很多计划书,结果发现自己在绕圈,他们在往前走。
(还带得我朋友被风评被害……啧。)
甚至一度感觉到被抛弃和嫌恶,被这个我曾经憧憬的地方。
(13之后我的感觉如是。虽然说大概也是算个新的认识。)
也算是自作自受,不过我觉得也是应该被抛弃的。
(抛弃掉过去的自己,好嘛?不也挺好吗。)
(感谢百老板,大概是从这点上看得最清楚的)
至少我现在手中还拿着压感笔作剑,数位板作盾。没有什么需要巴洛克式企划的了。没有了。
大概理应如此,创造了这个展会的源头,以及CD带给我的,当下的答案。
“你是不是应该也画点什么了吧。”——KNN兄贵


查看完整版本: [-- 我还活着,CD也还活着,不知道是什么死了,似乎这里死了 --] [-- top --]


Powered by PHPWind v7.3.2 Code © 2003-08 PHPWind
Time 0.009006 second(s),query:2 Gzip enabled

You can contact us